扫描河北疫情 防疫认知误区与启示请重视

  连日来,地处京畿重地的河北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1月6日起,石家庄市宣布藁城区全域被调整为高风险地区,客运总站暂时停运,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全部暂停线下教育工作,美术馆、博物馆等国家场馆临时闭馆,全市小区开始实施封闭管理。1月7日下午,河北省石家庄市疫情防控第3场新闻发布会上,石家庄市副市长孟祥红介绍,全市所有车辆及人员均不出市,高风险地区藁城区人员均不离开本区域。

  与以往多在城市地区爆发的特征不同,此次河北疫情在乡镇地区爆发且发展迅速。乡镇本身在医疗资源、人员设施等方面存在相对劣势,而乡镇常见的生活生产方式又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疫情的传播情况。同时,伴随寒潮来袭,乡镇的自然环境又相对恶劣,给疫情防控带来新的挑战。河北此次疫情的窗口暴露了乡镇地区疫情防控的薄弱点,值得有关部门提高警惕。具体而言,我们从河北疫情的舆情观察中,得出了十条认知误区或防疫启示,各地应及时重视:

  第一,乡镇地区传统风俗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对此轮疫情的传播扩散。1月5日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召开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石家庄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介绍,本次疫情具有发病多、呈现家庭聚集性特点,短时间内出现了大量病例。在河北省本轮局部性疫情中,确诊病例中,多人参加过会议、婚礼、葬礼等人员密集活动。其中一名确诊病例,4天之内参加了三场婚礼,婚礼的举办地在村里或者在村附近的酒店。央广网指出,受到传统风俗习惯影响,冬季农村集市、庙会或将再度热闹起来,婚礼举办也进入高峰期。人员聚集叠加天气寒冷,足以给新冠病毒可乘之机。天府评论新闻观察员表示,要严格禁止聚餐等各种形式的聚集活动,必须在农村建立工作机制,让教育宣传到每一个农民心中。农村疫情防控,加强管理是关键,做好教育普及是硬核。

  乡镇居民在冬季办“红白喜事”和宗教庙会,以及熟人社会更加普遍的串门等习俗在今年的特殊时期需要一定调整。民众对于传统文化和习俗具有一定惯性和依赖性,对不少乡民来说是也重要的社交方式。在现阶段的特殊情况下,基层干部在加强此类场所的防疫管理的同时,在引导乡民减少聚集时要也注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文化层面加强引导,提高农村居民对政策的接受程度。

  第二,乡镇地区个体防护和正确就医意识有待提高。据大河网,石家庄首例确诊患者的亲属在采访中介绍“我们平时在村里基本不戴口罩”。农村医疗卫生条件相对较差,居民也以老人儿童居多,个体防护意识和健康知识掌握程度,普遍不如城市居民。北京日报客户端也指出,河北“病人数量仍在增加,说明病毒已经隐秘传播一段时间”暴露出村民对于病毒传播的认知不够,出现病症及时就医的敏感性不足。新京报网认为,城市中的商场、公交地铁等都有严格的佩戴口罩要求,但在部分农村地区,村民不戴口罩、近距离接触成了习惯。并且,当地确诊病例很多都在发现身体有发热、咳嗽症状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前往发热门诊,而是去小诊所拿药,延误了防治时机,也增加了通过诊所传播扩散的概率。农村防疫,确实需要加强佩戴口罩等防护行为的宣传普及,也加强防控资源的下沉。

  第三,有关部门和公众对农村“封闭性”的刻板印象需要改变。新京报网指出,城市人口集中,人员流动频密,各种大型活动较多,机场枢纽城市,境外输入的风险较高。因此,多地零星散发疫情病例主要集中在城市地区,公众可能逐渐形成“城市中心视角”或“重城市轻农村”的个人防疫思维。但是,现在的农村交通较以往有很大改善,乡村的公共服务和社会功能都在增加,人口流动性上与城市的差距也在逐渐缩小。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曾撰文指出,农村不是隔离新冠病毒入侵的“净土”,而是一个被长期忽视的疫情防控薄弱环节。大疫并不止于乡野,任何对乡村固有价值的绝对化和浪漫化的判断,都可能将中国现代化道路导向歧途。

  第四,乡镇稀疏的人口密度并非有利于阻碍疫情传播。李小云还提到,人类历史上爆发的大传染病并无证据证明与城市化有直接的关系。相反,城市提高了医疗服务的效率。人口的集中虽然有利于疾病的传播,但是人口的集中也为对于在应急条件下的大规模集中控制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反之,央广网指出,农村地区的人力保障及组织动员能力相对薄弱,容易成为疫情防控的薄弱环节。在提高乡村动员能力层面,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咨询委员会专家吴浩指出,在农村的熟人模式下,邻里关系更亲近,所以就要加强平时村医和村民的联动作用,加强他们日常的健康监测,发挥熟人模式,去督导落实个人防护措施,这是要考虑到的重点。

  第五,基层防疫医疗资源较为集中,具有一定隐患。截至1月6日,河北省10家医院公布就诊公告,部分医院已经全面停诊,另有部分医院实施封闭式管理,谢绝探视。凤凰网新闻客户端文章文章指出,此次河北疫情中,相距120公里的小果庄村和邢台南宫市同时爆发疫情的交汇点是河北省儿童医院,对于儿童医院来说,一年四季都人满为患,尤其是冬季。一个孩子的标配是两三个家长陪。这表明人流密集的医院也是防疫压力最大的地方。面对突发的疫情,河北省的诸多医院也迅速做出回应,但此次疫情也为各地区的医院敲响警钟:疫情防控的常态化不是一句口号,作为人流密集,容易传播各种病毒的空间,医院更应在平日里严格落实好防疫的每一个环节,不能有一丝松懈。

  第六,极端天气条件下,基层抗疫困难如何“破局”受关注。健康时报客户端记者走访河北省石家庄平山县发现,当地零下17度,乡里温度更低,检测点没有暖气。并且,只有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其他基层工作人员只有口罩。保障乡村基层工作者的物资供应是地方政府社会治理能力的重要体现。北京日报网指出,低温更有利于新冠病毒的存活,加上严寒会导致部分人群免疫力降低,尤其老人孩子容易在这样的天气里中招流感,无疑为疫情防控带来双重压力。一线防疫人员的辛苦有目共睹,只有爱护好他们,才能确保防疫人手不缺、措施不松、力度不减。必须防寒防疫两不误,疫情防控更不能因为天寒而“缩手”。

  第七,海外疫情形势不容乐观,河北疫情的传染源有待明晰。通常而言,进口和冷链食品进入农村的概率较小,因此此次石家庄疫情的传染源和传播链更不明朗。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表示,目前发现,河北疫情中的病毒很可能为欧洲输入。石家庄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芦飞在新闻发布上表示,进一步加强溯源工作,同时联合有关部门,利用技术手段,力争尽快追踪并判定出传染源。健康时报客户端指出,河北“1号病人”是谁、传染源来自哪里、具体的感染传播链条等问题,还需更详细的官方通报。

  第八,零星散点爆发的疫情下,中断交通的合理性受到舆论关切。1月7日下午,河北省石家庄市召开疫情防控第3场新闻发布会上,石家庄市副市长孟祥红介绍,全市所有车辆及人员均不出市,高风险地区藁城区人员均不离开本区域。

  舆论对石家庄的交通管制措施给予了高度关注。有网民指出,目前石家庄的主要病例均在农村,而针对“车辆及人员均不出市”政策似乎并非精细化管理,并且有关部门也并未给“均不出市”政策披露详细的原因。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学研究所教授杨占秋近日指出,对于局部聚集性疫情的暴发,只要找到感染源,通过详细的流调,摸清楚感染路径和密切接触者,再加上及时的隔离等措施,是可以控制住的。

  第九,疫情防控中问责干部应依法依规、有章可循。在河北省的这一轮疫情中,亦有三名疫情防控不力的干部被迅速问责。但有网民认为,疫情突然爆发,能在最短时间内将其控制才是关键。政府部门和医护人员不是神,基层干部和工作人员挨家挨户摸排更是辛苦,应多给予一些支持和理解。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当前疫情防控中的问责有着高压态势,这就要求客观、实事求是的问责,以免出现误伤的情况,需要平衡。尤其要避免领导意志化的倾向,不能因为领导重视而加重处罚,或者因为社会舆情关注而加重处罚。依法依规,更精准的利用执纪执法的手段,才能取信于社会公众,让被处分处罚的党员干部心服口服。

  第十,新闻发布会的不及时、不全面,暴露出疫情防控中对基层民众信息诉求的忽视。《南方日报》评论称,此次疫情中,石家庄的新闻发布会与人们心目中的发布会还有差距。15分钟回答时长、念稿式回答模式,所呈现信息不仅有限,不仅未能解决与城市市民利益相关的民生问题,如“学生放假能不能返石家庄”“离市怎么办?”对于乡镇、农村等更为基层的地区所关心的农业生产,基本生活保障等问题的回应亦不够充分。

  农村等基层地区长期以来是疫情信息发布会中的“盲点”,这些地区民众的关切应当在发布会中有所体现。新华每日电讯发表文章指出,媒体与公众呼吁有关方面及时召开疫情发布会,是希望通过权威渠道获取疫情防控、核酸检测等方面的准确信息。同时,发布会也是当前比较有效的信息公开方式。以发布会这种直观的形式发布信息、回应媒体提问、邀请专家发声,显然会有更好的引导效果。相较于城市,农村地区是我国疫情防控的“最后一公里”。但农村地区亦是信息相对闭塞,谣言容易传播的地区。因此新闻发布会作为的权威信息来源,应更多地回应农村地区的关切,在疫情集中爆发于农村的状况下更应如此。让村民对疫情态势做到“心中有数”,有助于农村地区防疫工作的深入推进。

  总言之,与此前上海、成都等地出现零星疫情相比,此次河北防疫工作压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场景,河北疫情防控难点在乡镇农村;二是时间,前有元旦后临春运。两大方面的压力,衍生出了各种防疫的难点与痛点。通过本文的梳理,希望能为此次河北疫情防控、乃至之后其他地方基层、乡村防疫工作带来启示与帮助。河北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