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抱着台积电“拒统”,那就是个笑话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经】

近日有西方媒体报道称,鉴于用于汽车业的芯片供应目前出现瓶颈现象,美欧日等国企业纷纷请求芯片制造大户台积电提供帮助。彭博社就此评论称,“全球对台湾半导体依赖达到危险地步”,各国政府领导人“非常需要台湾维持民主”。文章还引用巴黎蒙田研究所亚洲项目负责人马修·杜沙特尔的话称,台湾在全球芯片供应链中具有重大的战略价值,这也是台湾得以“防止中国进犯的主因”。

外媒评论称,台积电估值看似较高,但具有合理性(图源/华尔街日报)

随着台湾各类产业逐渐衰落,半导体企业成为台企为数不多的荣光。台积电在芯片代工领域深耕多年,数次找准了技术方向,竞争对手纷纷被其超越。台积电目前达到了行业顶峰地位,市场份额超过50%,在芯片制程上的技术领先优势十分明显。其7纳米技术自2018年4月量产以来,已经为数十家客户的数百种产品生产超过10亿颗芯片,成为5G产品的重要支撑力量。

近年来,芯片在全球产业和中美贸易斗争中的地位日益凸显,台积电也成为风口浪尖。这让台湾岛内的一些势力产生了某种错觉,他们屡放狂言,似乎靠着台积电等半导体企业,台湾就能成为世界经济博弈中的主角。彭博社的文章被岛内多家媒体转载,一些“独派”舆论认为,这再度验证台积电是所谓“护国神山”,“全球皆仰赖台湾”,台湾在“第一岛链”的地缘战略价值很重要,如今加上半导体产业了,“拒统”又多了一个筹码。

“台独”势力的夜郎自大太过可笑,台积电成为价值链中的“单点障碍”,反而给半导体产业带来重新布局的压力。彭博社就在报道中引述法国官员的话称,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去年讨论了替代台积电的办法,并同意有必要加快欧洲推动发展自己的芯片产业步伐。欧盟初步通过由超过360亿美元的公共与私人投资武装起来的联盟来增强“技术主权”,将欧洲在全球芯片市场的占有率提高到20%。

蔡英文过境美国,纽约华人华侨到其下榻酒店外,高呼反“台独”口号(图源/中评社)

去年10月,台积电几乎是被美国政府强拉着,投资12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建设5纳米先进工艺晶圆厂。美国人的逻辑很清楚:一方面,美国需要打通从设计、设备、原材料、制造、封装到测试各个环节,以实现全产业链的美国化;另一方面,除了少数“台独”势力,世界上没有其他人会真的认为半导体产业能给统一进程构成什么干扰。既然被统一的“风险”越来越大,在中美科技竞争的背景下,美国反而需要考虑,如何防范风险?美国人不可能将产业链安全建立在“中国政府面对’台独‘克制”的假设之上,更不可能如“台独”势力幻想的那样“协助防卫”台湾芯片供应链安全。将台积电的产能安排到美国,或通过技术与市场的方法,培养别的芯片代工企业,就是很自然的动作了。

在美国的战略棋盘上,台湾的体量太小,棋子地位日益明显。台积电的股份大部分被美国资本持有,部分生产技术设备依赖美国。台积电的管理层明显不想招惹是非,谨言慎行。台积电因为美国禁令,无法给华为代工芯片,也抢在截止期之前尽力多生产芯片。这是企业经营者的明智之举。

芯片企业就算在行业内有一定地位,也需要友好对待上下游企业、作好服务。言行狂妄、四处出击,是抓眼球的媒体、居心叵测的政客的行事风格,企业经营者对政治冲突躲还来不及。

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兴起,既有企业经营者的眼光与努力成分,也是全球产业分工布局调整因缘聚会的结果。台湾对全球芯片产业的重要性,是一种静态的评估。更合适的说法是,台湾非常需要全球芯片产业链上下游稳定并通力合作,其抗风险能力几乎是所有参与者中最差的。

全球芯片产业格局正悄悄发生变化(图源/VCG)

近来全球芯片产能短缺,投资明显不足。一些企业因为竞争性因素,考虑到芯片厂投资巨大、风险过高,部分或全部退出芯片代工市场。台湾芯片企业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短期内市场地位上升,这已经引起了市场的警惕,投资逻辑明确生变了。

以武谋“独”也好,以芯片“拒统”也罢,“台独”势力的任何图谋都不可能取得成功。如果有人继续妄图激化区域动荡风险,引起各方对风险的评估急剧上升,有可能令台湾的芯片产业瞬间清零。即使局势平稳,想维持台湾企业在半导体产业链中的地位,也难言轻松。

(本文首发于1月28日《环球时报》,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